您当前的位置 :开阳新闻网 > 房产 > 为什么中国高效的数控技术仍然无法取代进口机床?

为什么中国高效的数控技术仍然无法取代进口机床?



目前,科技人员学术界有一定的凝聚倾向,科研项目缺乏社会第三方的参与。社会对科技界的期望和评价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传统的科研变革研究方法由于相对凝固,封闭,缺乏市场导向等因素,在实际操作中存在许多问题。

对于技术成就,如果工业化不能对现实生活产生实际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在以前的研究中浪费了投资。结果的转变是为了消除技术创新中的“岛屿现象”。

所谓“岛屿现象”是指一种相对封闭的自我循环科学技术体系。项目申请,项目建设和完成的研究人员都是按照自己的科研定位,缺乏实用价值,产业应用,转型难度等方面完成的,以市场为导向。

情况1

我们拥有更高效的CNC技术,但我们仍然无法取代进口机床。

机床是设备行业的母机。在现代机械制造,切割,铸造,锻造,焊接,冲压,挤压等中加工机械零件的方法中,通常需要在机床上最终确定所有具有高精度要求和精细表面粗糙度要求的零件。 。

中国在机床甚至整个机械制造业都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 “大”性能是中国机床产值最高的。 “不强”的特点是低端产品,低整体质量,低端产品线,以及缺乏大型国际集团。

高端数控机床市场已被欧美公司所占据。目前,三轴机床已实现国内100%的生产,四轴机床约占70%。但是,最先进的五轴数控机床主要依靠进口。机械工业的其他领域,例如重型机械和汽车制造,可以从机床工业中找到原因。

来自东南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找到了我们,希望能够实现团队新型——五轴数控机床的新成果的产业化,以突破国外垄断局面,该项目在自动化和智能方面非常有利。

我们在项目运营之初就制定了详细的市场研究报告。众所周知,数控机床的精度和可靠性是整个国内市场的共同难点。优秀的自动化,智能技术无法完成进口替代,项目产业增加的难度将减弱,工业化后的价值将被削弱。在受电主轴,双摆头和转盘等关键精密部件的基础上,在现有条件下短期内难以在精度和可靠性方面取得技术突破。

我们决定突出项目的特点,缩小项目的适应范围,并为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制定完整的模式图。

根据各行各业的需求分析,我们更倾向于转型为下游应用产业,定位面向市场的子类型应用市场,锁定几个企业的细分市场,突出自动化和智能化设备为企业带来收益,预期收益模式经过几轮谈判,最终成功实现了技术转移,促进了项目与大型下游企业的产业化??合作。

案例2

我们有更好的电池技术,但仍然没有更好的电池

锂电池是动力电池的主力军,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开发具有优异性能的电池技术。其中,锂电池隔膜是影响性能的关键部件,是锂电池材料中技术含量最高的高附加值材料。随着市场对高性能锂电池的需求不断增加,对锂电池隔膜技术的需求必将更高。

在我们涉及咨询的工业化运作中,有一位浙江大学教授多年来一直从事该领域的研究。他开发了一种改性PP锂电池隔膜和锂化PI膜片,突出了高耐热性和高功率。性能方面,可以180度加工1小时而不变形,从整体指标来看,媲美国际领先的旭化成株式会社,在国内高端隔膜市场,没有比其产品更好的技术性能。

但是,我们在早期的市场研究过程中发现,该产品的市场前景并不乐观。最初,几家领先的国内公司并没有对这种先进技术和卓越性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新闻是关于哪些公司筹集了数亿美元并建造了数亿平方米的生产线,这些生产线对锂电池隔膜技术的改进不敏感。

目前,锂电池隔膜市场运行平稳,各公司都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在技??术和技术差距很小的情况下,实际上成本较低,能力更强,市场份额更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是能够改变技术涂层,而是能够控制进口设备或新设备线并提高产量。换句话说,谁能够快速形成高产量的有效生产能力,那么它将成为当前和未来几年隔膜市场的赢家。目前,所有制造商都在关注大规模融资扩张,增加市场份额,增加有效产能,而不是更新技术和产品。该项目的技术优势远远不够。市场环境不同。产业链的深度不同,市场需求也不同。锂电池市场的下一步可能面临洗牌。在这个时候,生存是最重要的需求。技术无法保证它们能够生存,也就是说,它们并没有减少这个市场的痛点。

良好的技术改造也很困难

难以转变良好结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技术项目缺乏转换价值。

在这两种情况下,产品本身的技术水平和性能指标在相同的竞争产品中处于领先地位,但由于研究团队可能不熟悉市场,市场考虑因素不足,市场的痛点是不准确或技术替代被忽略。成本,因此可能使产品在工业化的早期阶段没有获得预期的效益。

另一方面,科研成果的非系统性也会影响商业结果转化的价值。一些主要的国家需求或行业趋势使某些领域成为研究的热门趋势,我们需要尽快在这些领域积累一些成果。但是,某些领域的应用往往需要一个完整的系统解决方案。解决方案的某些方面可能不是在热门领域,或者由于其他一些原因,研究投入较少,使得一些科研成果成为空中城堡,而且没有配套技术。做辅助。

例如,一家国内初创公司开发了一种新型动力电池,可以使电动汽车的单里程里程达到400公里。工业化后,估计成本是动力电池当前成本的一半。然而,当该电池技术被移交给另一个大规模生产的大型企业时,发现根据现有的制造系统水平限制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生产,并且产率也不令人满意。

结果转型链的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技术成果的转变是困难的,有时候没有合适的企业可以采取下一步的创新。一些有需求,技术和实力的公司往往不愿意为成功的“可能性”付出代价。如果论文,专利,原型和大规模生产环节不开放,科技成果很难走出工厂。

另一方面,投资者对大多数科研成果的一般转型也持谨慎态度,因为结果越创新,可能意味着更高的风险。许多企业家愿意投资项目,因为缺乏专业团队和技术中介服务,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投资意愿。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朱志远看到了转型链断线,并提出要有一支成熟的技术中介服务团队走出岛屿取得科技成果。

“他们了解这项业务的价值,可以找到技术缺陷,能够将不同领域的项目汇集在一起??,而他的角色就是”桥梁“。这个领域的人才就是我们所缺乏的。”

科技成果的转变早已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随着政策环境的改善,中国科研成果转化的步伐正在加快。

我们希望科创纲的专业能力有助于形成研究与生产实践,技术与应用契合,技术与市场契合,技术与资本契合之间的良性循环,使科研成果真正造福社会,造福数千人。人。